❀大千世界,眠于其中。

【狗晴】花事(一)

为什么这个CP这么好吃却这么冷!!!!!我只能自割大腿肉QAQ

醉酒后的病晴瞩目ooccccccc

 

  他静驻在大天狗休憩的纸门外,素手轻搭在那层薄薄的纸膜上,过多的梅子酒烧的他的脸通红,他也不在意,把脸轻靠在那层纸膜上,深深的嗅着。他好似能闻到他的气息,清冽的气息。晴明缓缓闭上眼,用手勾勒纸膜的纹路,大天狗,大天狗他也曾经这样触摸着这层纸...只要现在稍微用点力,他就能见到自己的心上人,浅浅地安睡着。平日里他的凛冽的双眼此时在黑暗中安静地闭合着...

  酒精在烧灼着他的理智,乌帽已经不知道去哪了,纷纷扰扰的雪色发丝被汗水沾湿,粘连在脸颊边,他已经完全舍弃了平日里的清冷,半倚在纸门前。他渴得要命,对门内人的爱慕之情在折磨着他所剩无几的理智,在灼烧着他苦涩的喉咙。大天狗...大天狗他,也会像他这样,日日夜夜被情丝割得似要呕出心里的血吗?

  他不会的。那么高傲的大妖怪,被世人奉为神明的大天狗,可能已经舍弃这种俗人的七情六欲了罢。

  他的头很痛,眼睛酸胀,他原本已经干涸的眼睛控制不住地掉落着泪水。被情爱拉扯出的愁苦,让他的手,颤抖着,打开了那扇他平日从未触碰过的密封的门。

  大天狗的确是在沉睡之中。原本密封的房间,突然被这个不速之客打开,晴明对他的气息是如此的敏感,他那似叶似莲的香气一哄而上,把本来就不清醒的晴明灌得更加晕眩,像毒药,连绵不绝地不给他一个痛快。 

  他缓缓地走到大天狗前面,醉酒的人此时却是懂得屏息了,他缓缓地折叠衣摆,生怕衣袂起伏会惊扰到他的美梦。他矜持地跪坐,眯着眼睛贪婪地用眼睛描摹着大天狗清俊的面容,他的脸上满是泪痕,但他被自己在苦痛之中咬得通红的嘴唇却极为满足地轻轻上挑,似是得到了最喜爱的珍宝的孩子,又像是临死之人打量着隔世前最后不舍的事物。

  安倍晴明揉抹着他被相思的泪水模糊掉的双眼,想要努力看清他在世上最爱的样子,白色的眼睫凌乱地湿透了红妆,沾染上了红迹,他的泪水,却像是淌着血,划过他白皙的脸颊。他似是着了迷,低下身,薄唇停留在了大天狗的脸颊上方,迟迟不下落。他现在,是什么样子,像在等待死亡的瞬间的死刑犯的样子吗?

  他自嘲地一笑,刚准备直起颤抖的身来。突然脖颈后一阵用力,让触不及防的他直直地栽了下去,接着他就感觉到,大天狗微凉的唇轻轻的含住了他的嘴唇。

  这一切发生得是如此的突然。

  “晴明大人,你在做什么?”他清冷的声音因为这个吻含含糊糊。

  “不,不是...”声音是他自己都没想到的嘶哑,他是如此急切地否认,甚至不知道自己再说些什么,心中喷涌而出的绝望紧紧地扼住了他的咽喉,因为他看见大天狗睁开了那双在黑夜中,比夜空更清冽幽蓝的双眼。

  这双眼,真真实实的,是自己爱慕着的样子啊。可是,为什么,心脏却是抽得更疼了呢,是因为自己要死了吗。

  空气中弥漫着的,是难以忍受的寂静,在这静谧之中,大天狗的脸上突然感受到了一阵湿意。这阵湿意是来的如此地突然,让两个人的心,是如此的相似地一疼。

  他知道的。他在晴明来到他的门前之时,就已经醒了。他的庭院极少人来,以至于他一嗅到微风拂来的酒味,他就马上清醒了,甚至警惕地端坐了起来。在那阵浓烈的梅子酒的味道中,他闻到了微着潮湿的、晴明发丝间的香味。

  来者是晴明,还喝了不少的酒。他放松了下来,静静地等待着,心中却夹杂着他自己都不理解的不安和紧张。透过朦胧的纸门,晴明在外面伫立了很久,没有什么声息,他在外面伫立了多久,大天狗就端坐了多久,纸上朦胧了他的影子,在这静谧的夜里,大天狗却觉得自己的心,却是前所未有的平静和温柔。

  时间一点一滴地在消逝,晴明却还是一动不动,大天狗甚至以为晴明可能是喝醉了,就这么站着睡着了,当他正准备起身开门之时,他看见晴明晴明将手搭在了纸门前,大天狗的瞳孔一缩,那双夜潭一般的眼睛紧紧盯着那只,纤细的手,明明是搭在纸门上,他却觉得那只手,是搭在了他的心上。

  那只手在缓慢地摩挲着,一圈又一圈,似涟漪一样,温软了他的心,又像是撩在了他的心尖上,他只能屏住呼吸来抑制住那抹痒意。他的晴明,又把脸轻靠在纸门上,片刻,大天狗便清清楚楚地看见那层纸上,似被湿意晕染了,带着淡淡的红色,一滴一滴地,有些掉落在木板上,发出细微的声音。

  大天狗感觉自己好像要窒息了。一阵酸疼氤氲而上。

  晴明他,是哭了吗...

  思绪回到眼前,那滴滴落在他脸上明明冰冷的泪水,无声的,像是灼烧着他隐忍的心,和他所剩无几的理智。于是他拉下了这个笨蛋,轻轻舔舐上了他发热的眼睛。

评论(11)
热度(185)
© god list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