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千世界,眠于其中。

【周叶】挖个叶修(一)

盗墓梗:3 胡乱写的就不要考虑理据了啦QAQ occ

沉睡叶√盗墓周√民国时期√

————

  身周的泥土泛滥着湿润的香味,这种土质按理来说附近应该是没有什么重要的陵墓的,附近的水源让这里的土质不够稳定,这种地方挖掘太过于危险了,随时可能会崩溃垮塌。

但是他和其他的人走散了。

  墓头被分成了十二个不同的路口,小队成员只有5个,指南针被这里的奇异磁场影响得根本无法运作...这时候只能分头搜寻,走一步算一步。

现在,在周泽楷面前的,是无尽的下阶,楼梯道只能容纳一人只身通过,庆幸的是这里的石砖上镶嵌了很多细碎的萤石,虽然只提供了细碎的光亮,但这对于他来说已经是非常幸运的事了,面对未知的前方,尽量能多节约点所剩无几的电量,找到出路的可能就更多一点。

  不知道向前走了多久,周泽楷突然停顿住了脚步,一股奇异的香味纠缠着藓类植物的潮湿扑面而来,在这种缺氧的环境下,这股香味倒是令人清醒了一些。莫名地,心里升起了一丝不安。这丝不安驱动着他的血液,他的心跳声在这狭窄的楼道里慢慢的回荡。

  他追寻的事物,不远了。

    他来到了一道大门前。灰尘掉落,勾勒出画壁上妖魔鬼怪的嬉笑打趣,门缝里透出微光与水滴声,姹紫嫣红的光影似是无声的魑魍魅魉。他抽出固定在背后的长刺军刀。出乎意料地,这门虚掩着,一点也没有阻碍地,就被推开了。

  四周宽阔,被壁上的夜明珠照出像月光一样皎洁清凉的光烟。若是普通人来到这里,第一个反应肯定就是开始摸索墙壁上的珠宝了,多少的珠宝,才能将这广阔的墓室照得这样流光溢彩。周泽楷感觉自己的心脏都要停顿了,这墓室的中间,似是一个水立方,中有一悬浮的冰棺,冰棺中绰约有人影。

  自他走进这墓室,这水立方内的液体便慢慢减少,缓慢地将冰棺托到了周泽楷的面前。他蹲下身,将军刀斜劈入棺身。

  并没有传来尸体的腐臭味,反倒是一锦帛覆盖在尸身上。周泽楷的眉头突然皱紧了...因为他清清楚楚地看到遮盖脸部的那块锦帛正在轻轻起伏...

  然后一只苍白的玉砌般的、属于男人的手滑出丝绸外伸到了周泽楷的面前,手掌朝下,纤细的手指慵懒的微拢,似是等棺外人落下一吻。周泽楷当然不会这么做,他挑挑眉,抓住了那只骄傲的手,轻轻一拉。那人便从锦帛的包围中,滑了出来。周泽楷没想到他才用这么点气力,这光裸上身的男人就这么自然而然地将头靠在了周泽楷的肩膀上,未待周泽楷有所动作,这人又“顺便”将另外一只手轻轻勾挽住周泽楷的后颈,那冰凉的触感,硬是艺高人胆大的周泽楷激出了一身的鸡皮疙瘩。这棺主像是折腾满意了,将轻抵周泽楷的脸颊的头慢慢抬了起来。一张清秀的少年的脸,似笑非笑的薄唇,更让周泽楷在意的那双眼,缓缓睁了开来,周泽楷那么近的距离,他甚至能看到这人的眼睛上,覆盖着一层像婴儿一样的水膜。

  墓室要塌了,周泽楷也没管那些壁上的宝藏,把这个棺底刻着叶修字样的像是没骨头的人裹在一堆的锦帛里,半扛半抱地逃离了这个仿佛有自我保护意识的墓穴。他身上的工具搁得叶修太疼了,这种粗鲁的抱法更是令叶修不满。他沉睡太久,嗓音喑哑不堪,只能发出非常不满的哼唧声,被淹没在塌陷的巨大噪声里,周泽楷管都没管他,兢兢业业地将盗墓的成果带离了墓口,准备和同伴汇合。 不知道爬了多久的梯道,周泽楷终于爬到了说好要汇合的地方,纵使他体力好,抱着个人跑这么长的梯道,还真是有点吃不消,他没好气地将叶修连同那一堆的布丢到了大家放在一起的行李上。初见的那一抹惊艳早就在匆忙的赶路中磨损得差不多了,周泽楷气闷地看着抱着一堆布料同样气鼓鼓瞪着他的叶修,心里暗想:为什么我要把这个一点用都没有的人带上来,早知道去抠那些珠宝去了!

 

小剧场:【一只苍白的玉砌般的、属于男人的手滑出丝绸外伸到了周泽楷的面前,手掌朝下,纤细的手指慵懒的微拢,似是等棺外人落下一吻】叶修:来!牵表表的手!

评论(6)
热度(47)
© god list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