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千世界,眠于其中。

【ALL叶】美人咒 (四)


  叶修也被吓到了,夜色已经缓缓地笼罩下来,街道上的灯火却是一盏一盏地点亮,暧昧了一片又一片的风景。

  

  那个卖瓷玉烟斗的老叟见势不妙赶紧推着车跑了,那窜急的样子饶是叶修看了都有点害臊,偏偏黄少天又是那种傲气得不怕事的,硬是逮着叶修这不安分的兔爷们不松手,隔着后背也能感觉到黄少天闷笑时的颤抖。

  

  像一只偷了腥的大猫,硬是叫叶修好气又好笑,他能想象到他形状美好的薄唇带着不怀好意轻轻地贴在他的后颈磨蹭。这样总带着孩子气的大猫总能让叶修无可奈何地心软。

  

  叶修象征性地挣扎了下,就随着黄少天去了,黄少天看叶修并没有表现出什么不满的情绪,更得寸进尺地连拖带拉地把极不情愿的叶修拱到了极不显眼的暗处,暗搓搓地把叶修掰向自己,强硬地用自己的左肩抵住叶修的右肩。

  

  叶修挑眉,刚准备推搡黄少天的手又放松垂至腿部两侧,先不说他总觉得推搡黄少天他这个动作太过少女,推了反而自己吃了大亏似的,就只是不动声色地看黄少天想做什么。

  “你今天可是见过了文州?”黄少天好似酝酿了下才开的口,他的目光像是透过叶修看着什么,全然没注意到叶修像是看着什么名贵的瓷器一般,细细打量着他俊秀的脸被光影分割成两半,亮处明明还是那个赤子,暗处的琥珀却像着窥伺的兽,隐匿着不为人知的危险。

  “为什么这么说?”

  “能让你这么魂不守舍的除了他还有谁,我可是跟了你一路的。”

  “。。。”叶修突然被哽就说不出话了,黄少天说的那个叶修那么陌生,但却是真实的叶修,那是连叶修都不曾知道的叶修。

  黄少天的喉咙一阵刺疼,像是在干瘪的空气中艰难地发出声音:“叶修。”

  “答应我叶修。”

  “不要再见他了,你会害死他的。”

  “。。。少天。。。”

  黄少天带着连自己都不愿意承认的难过和扭曲的快意,试探般地,含住了叶修的下唇,像含着温润的玉一样细细抿着,又像是想到了什么,狠狠地咬了一口,哪怕是叶修努力扭过脸,含含糊糊地叫着轻点,他还是执拗的搜寻着叶修外露着的温软。

  这样含着疼痛的亲热在诡异的氛围里结束了,叶修甚至以为他与黄少天,这样的黄少天,这样像着一只隐约怀揣着决意的凶兽在亲吻与撕扯中结束了黑夜,迎来了未知的白昼。

  叶修气喘吁吁地垂眸望向巷外,黑色的砖墙将内外分割成了两个世界。他暗笑自己的软弱,只是一个黄少天的劝诫,竟是像要将梦境中的叶修和现实的叶修活生生地撕裂成两半那样,让他感到窒息。

  是啊,只要一想到以后的以后要与,喻文州,永不相见。过去的叶修就要痛得无法呼吸了啊。

  叶修垂眸看外面不语,黄少天则是垂眸打量他。明暗的灯火将他的眉眼染成温软的颜色,半倚着墙,却像是被凶兽追逐到穷途末路的落魄的乞儿,热烈的烛焰浸染着他湿润微肿的薄唇。他的柔软的睫毛下掩盖着的,是什么呢。

  心痛吗。

  迷茫吗。

  还是什么呢。  

  他不会放手的。自己到嘴的猎物,哪有被他人抢走的道理。


  穿过层层叠叠的荆棘,踏过一路碾入湿润泥土的芬芳,裙摆在湿润的水雾中划过一条条暧昧的线条。

  明暗之中的白纱之下埋藏着蛇女一般的怨意目光因为没有焦点而夹带着迷乱,远远传来鲛人梦境似的歌声,仿佛一点一点地在拉扯着喻文州的衣袍,却丝毫不能阻挡男人前进的意图。

  柔美的睫毛孕育着低潮,似深似浅,似浓似淡,飘忽不定。

  他怎么会想不到,楼冠宁的朋友很多,却极少让除了心腹以外的人进出他的私人空间。这些年楼冠宁一直保持着君子之交淡如水的社交态度,即使他现下无法视物,他还是能隐隐感觉到。

  今天下午的那位贵客,十有八九便是多年未见的叶修。而他今天下午的态度,便明确地告诉了喻文州。他们俩,还是不要相认的好。


评论(4)
热度(34)
© god list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