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千世界,眠于其中。

【ALL叶】美人咒(二)

 叶修昏昏沉沉的张开眼,面前是一片混沌的湖泊,自己则是坐在湖边,双脚伸入一望不见底的湖内,他突然觉得异常的热,身周一丝风都没有。忽然大地开始剧烈摇晃,叶修被吓了一跳,双手赶紧抓紧身下的草皮。混沌的湖泊慢慢地出现细微的漩涡,而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越变越大......








  突然叶修看见从湖底钻起一只长着黄少天的脸的巨鳄猛咬住了叶修的脚。




  “哦槽——”叶修一身冷汗的惊醒,就看见黄少天在拖着自己的脚往榻下扯,自己则是抓着同样被惊醒的张佳乐的腰带。




  “好你个叶叶叶叶叶叶叶不羞我才不在一会呢你就背着我勾搭上野汉子了是吧,我幸幸苦苦帮你去联系你弟弟你居然趁我不在干出这等苟且之事,还窝在野男人怀里睡得香哈?你快给我下来,再拉着野男人不松手看我怎么整你!”








一身黑色劲装的黄少天看见叶修转醒更是嚷嚷得厉害,梳得笔直的淡金马尾在混乱中勾连在了肩膀上,随着主人的动作巍巍颤抖着。




  “黄烦烦你快松开我的裤子啊......”叶修整个下半身都悬空了,绝望地感觉到自己的亵裤正在以不可抵挡之势向下滑去,挣扎得更加厉害了。




  “野男人”张佳乐:“救命啊叶修你快松开我的腰带啊啊啊啊啊啊!”




  黄少天:“好你个叶修还敢抵抗快下床快下床快下床啊叶修你放手啊!!!”




  叶修不屑道:“你先放开我的裤砸呀。”




  张佳乐急:“黄少天你放开我的腰带啊...不是,叶修你快松开我的腰带啊!”








  黄少天更急了拉着叶修的双腿猛地一扯,叶修的亵裤就在叶修踢踏的动作中完美的完成了平抛运动。








  一屁股坐在地上的黄少天:“.....................................”




  光着屁股的叶修:“...”




  近距离视觉享受的张佳乐:“干得漂亮啊黄少天!”




  叶修勃然大怒,抽出张佳乐的腰带砸到了傻愣着的黄少天的脸上。




  衣服瞬间散开的张佳乐:“......”




  殿外的侍从表示他们什么都没听到。








  这几天叶修就闲着在张佳乐的宫殿里闹腾,顺便狠狠挥霍了一把香料,日子是过得要有多滋润就有多滋润。








  直到叶修打算回宫的前两天,黄少天外出处理事务,张佳乐去给疗伤的孙哲平送药材,叶修则是去拜访刚好经过百花的楼冠宁。




  百花这座古城符合极了她的名字,有着江南水乡的温软,又有着西域奇族的神秘,铺满青沥的小路边尽是些不知名的花朵,像少女璀璨的眼,像琴师素净的手,又像极了张佳乐与他交谈时的音容......




  街边有许多慕名而来的吟游诗人还有商贩。




  还有不知名的歌谣,唱着人家的故事。








  叶修边走边走神,很快就来到了楼冠宁商行所在的地方。




  拂过门口的风铃,叶修穿过外堂的人流,笔直地向最深处的内间走去,十步一风铃,五步一窗台,台上或多或少摆着几盆向阳的蝴蝶兰,直至人声稀少,空气中只剩下古木香,才看见宽敞的内间里的人。




  确切的说只能看见深蓝纱帘后的人影,像楼冠宁这种与朝廷来往的商人确实不宜以真容见人,知晓他身份的人更不敢冒然掀开纱帘以视真容。然而叶修直接掀开累赘的纱帘像内探去。




  楼冠宁在内间收拾着什么,余光瞥见帘布一掀一合,抬眼便是叶修那张欺骗世人的纯洁脸庞,十八岁的男孩,眉骨眼已是舒展开来,琥珀一般的眼睛带着笑意直直的看向楼冠宁。




  楼冠宁手一抖,眼底的笑意先是盛满了,被重逢的喜悦冲昏头,竟想着摸摸叶修白皙的脸庞,直到理智重回脑袋,他伸在半空中的手一顿,转而轻扶住叶修的手臂算是慰藉。




  叶修哼哼唧唧一笑,问道:“在干什么?”




  这一问楼冠宁却是愁了,温润的眉眼也是一滞,起身抚弄衣袍:“陛下要我进宫一趟,本想着和你叙叙旧,看这时间恐怕是不成了。”




  叶修不急不慢地接道:“那什么时候回来?”




  “怕是要两个时辰之后了。”




  “那也不急,晚饭我在你这蹭着了,你慢慢来便好。”




  “那真是太好了,”楼冠宁听着笑得更开心了,浓墨般的眼睫像房外的蝴蝶兰一样轻颤,叶修总是不会让他失望,








“我过会有个客人要来,是几个月前我借给他的东西,你若不嫌麻烦,就帮我收一下,陛下的召旨来得太急,没能通知他。”




   叶修撑在桌边散漫地把玩着楼冠宁取下的指环:“你放心就是了,我在你这里顺便和小北聊聊也不会嫌无聊。”








  送走了楼冠宁,叶修就和留下来的文客北絮叨着最近游历所遇到的奇闻妙事。




 


 午后的阳光并不是很亮从窗外铺下一层软光在纱帘上,昨晚张佳乐和黄少天这两个家伙实在是吵得他睡不好,和文客北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叶修半歪在柔软的座椅上要睡着了。








  直到纱帘被掀开,一个一身银白、手执拐杖的青年走进来。




  叶修在混沌中望一眼,硬是惊得睡意全醒。




  眼前的人戴着兜帽,从衣缝里掉出几束银发,眼睛被几层白纱蒙盖住光影下淡粉的薄唇轻抿着,笔挺的鼻尖被阴影覆盖,让人无端生出几分冷意。




  他说:“楼先生?”




  叶修睁大了眼,此人正是几年未见的喻文州。




  





评论(2)
热度(36)
  1. KINGZEROgod listen 转载了此文字
© god list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