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千世界,眠于其中。

【ALL叶】美人咒 (一)上

古风 架空 设定乱七八糟




叶神15设定 








叶修想起那个飘洒茶香的下午,他在乡下一个随意搭起的小木屋里抄谱,是春末,有朦胧的茶叶籽香,有被阳光穿透过的木香,近在咫尺的油墨香和喻文州若有若无的冷香。




  




  真是若有若无的冷香,朦朦胧胧,冷冷清清,越是微淡越是难以忽略。








  




  自从喻文州成了他的随行太傅,空气里似乎总是被这种冷香浸透,被稀释,被吹散,被吸入,被呼出。沁人心脾却总透着一股说不出的恼人的缠绵味。或醒或睡或是半醒半睡,这种细细密密的香轻柔地搔弄着他敏感的鼻腔,融入血液,成为了他身体里的一部分。




  




  喻文州却不是这样的人。




 




  他走进来,背光而行。白色的衣摆随风摇曳,银色的外纱模糊日光,也许是日光过于耀眼,他将后缀的兜帽带起,上半脸被阴影覆盖模糊不清,只露出冰白尖瘦的下巴,被日光衬得愈发透明,淡粉的嘴唇轻轻抿起,说不出的优雅庄重。




  




  叶修撑着右脸,叼着茶叶梗,眯了眯眼,暗暗搓了搓胳膊抖了抖。




 




  真冷。








  喻文州这人真可是万里挑一的奇葩,幼时便被当时圣上挑中并召入宫内悉心栽培,后人间蒸发了几年,回宫后当起了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国师,当朝百官都在猜测这国师的来路,却没想到当年用蛊奇族骨花儒被灭族之时,先皇救下被扔下悬崖的幼童,为他清除后路后接入宫中悉心栽培。








  接着先帝就把叶修交给了喻文州。不得不说,叶修现在还记得父皇把自己的小手放在喻文州的大手里的时候,那种微妙的惊悚画面让叶修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就像现在。叶修想。








  喻文州把兜帽取下绕过书桌看叶修临摹的草药,微微屈身细看。








  叶修面无表情地想,又来了。比先前更为浓郁的冷香淋泻下来,淋晕了叶修本就不怎么清醒的脑袋,他一丝银白的头发在宣纸上打了个转转,然后轻柔地搭在一边,却让他心痒得不行,恨不得用食指捻起那一撮头发,叼在嘴中细细抿抿,在发丝间再次尝到他熟悉的香。








  “叶修,你这样不行,”喻文州低低地叙说,“这银肌的枝叶明明就不是这样,只有河粟还有翼脂条的才长这样,我可是记得上次才与你说过。”说着从叶修手中顺过笔,慢条斯理地开始勾线细描,顿挫鲜明,笔画流畅。








  从头到尾,叶修一直在沉默,就连他进来,他也只是轻轻一瞥随意带过,他向他靠近,叶修的瘦小的身子骨细微的向另一边轻靠,像是极不满意他的靠近。一言不发。








  喻文州低下眼帘去看低垂着头的叶修,他盯着他小鹿般浅淡浓密的睫毛,想透过那里看出些什么,却因叶修的面无表情无奈收回视线。








  他已陪伴他三年,看着他的身体如小树枝条一样生长,他仍记得刚开始的时候,叶修可是极为粘他的,甚至雷雨夜时笑嘻嘻地找借口爬上他的床,第二天总能遇见怒气冲冲的叶秋向先皇告状,说是叶修明明答应了和叶秋一起睡觉,半夜竟然跑到他喻文州床上去了。先皇为此打趣喻文州许久。








  可为什么现在一切都不一样了呢。








  先皇去世,叶秋上位,周泽楷作为摄政王上位辅佐叶秋,长子叶修出宫游历。








  他仍记得叶修初见周泽楷时,周泽楷是在与副官江波涛在比试,叶修独自站在阴影处看了许久,他唤他几声都不曾应过。之后叶修独自召见周泽楷,秉烛夜谈,第二天喻文州再次见到叶修,他已经不再是以前的叶修了,他已经变成了有两个黑眼圈的叶修了。








  周泽楷以圣银双弩及其万里挑一的容貌最为出名,小时曾因为其惊为天人的风姿被绑走,救回来时竟然哑巴了几个月,而后好转,但也是少言少语。








  之后的疏离,难道是被周泽楷所吸引?








  可是百花的两个首领来使时也曾让叶修欣喜许久,他们走后的一段时间叶修整日沉迷炼香。








  可是......








  喻文州收敛了下思绪,见叶修仍是毫无反应,端起桌子上的清茶润了润苦涩的喉头,启唇道:"少天今日或明日可能会抵达这里。"








  这句话总算是把心猿意马的叶修唤回魂了:“什么?!怎么又是他?!”叶修苦皱着一张脸,白净的脸上写满了嫌弃。








  喻文州微微一叹:“少天话虽然是多了一点,可他在,你行走在这迷幻万象的大千世界也可安全点。”毕竟人生终有尽头,我也无法长伴你左右。








  说着将叶修披散着的长发用手指捋顺后再束起,叶修更是梗着个脖子,像是被风吹草动惊吓到的鹿,脊骨都僵硬了。叶修只知那柔软手指抚摸过的酥痒,却不知身后之人瞧他姿态时眉梢的忧思。








  “叶修,待少天来保护你继续往后走,我会回骨花谷一趟。若日后有幸能再见,也盼你是安好如初的。”





评论(8)
热度(52)
© god list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