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千世界,眠于其中。

【狗晴微黑白晴】sweet heart




#突然发现自己以前还写过这种稿子 先给大家发了着 别嫌弃将就一下

#黑手党 教父paro 教父黑晴明 洛丽塔晴明(♀) 晴明轻微嗜睡症+恋兄情节

#地区什么的都乱编的 自己活在自己的ooc世界(moxianbao)里QuQ 记得避雷

 

  战乱后的温莱特一片死寂,这座城市,失去了她往日的光华,死寂弥漫在这座城市的上空,大天狗在一堆废墟中被人拉了起来。他原本是为地下党首领做事的人,在这一役中,手下的一员居然叛变首领的意愿,才让他落得如此狼狈。

  不过今日那些不苟言笑的人却通过暗号跟他说,教父要见他。

  他作为首领的得力助手,却未曾亲眼见过这个只手撑天的男人一眼,他摘下黑色的皮手套,风色的眼里是化不去的阴郁与孤冷,用手背蹭去了嘴角边上的血迹,即使步伐蹒跚,背也挺得笔直。

  传信的人站在他的身后,大气也不敢出,这位即将成为首领心腹的人,手段可是常人想象不到地狠厉。

 

  他走入当地唯一的教堂中,墙壁上的那些神明使者或倚或立,温柔和善的面容似乎都在注视这位阴郁的来者,他身上血腥味太重,衬托得那些神使的面容更为伪善。

  他看见了那位教父,被穿着严谨的人群包围着的首领,跟他想象中的不一样,这位以狠厉手段著称的教父穿着一身质地精良的西装,他的面容是意想不到的年轻。

  所有的人都垂首看着地面,他却在看向轮椅的左侧。大天狗穿过人群,才注意到这位教父以一种他看不懂的眼神,常人可能理解为温柔,可这眼神却叫他不寒而栗。

  在他的轮椅的左手边,是一张与这个教堂格格不入的公主椅,层层叠叠的纯黑蕾丝与蝴蝶结布满了整张椅面,迷花绸缎坠连在椅角,在壁上烛光的映衬下印出柔软的流光。

  当大天狗漠然看向窝在椅子里的人儿时,他那颗冷漠麻木的心都不得不为之一振。被教父注视着的少女...他无法确定这是否是一个人了,更像是一具精致的人偶,只是被黑色蕾丝包裹住的腿关节处,并没有人偶特有的活动关节,被网状黑纱遮掩住的少女的面容,安静而美好,正在浅浅地睡着,少女的唇瓣微微半张着,光晕下泛着甜美的美感。被繁复蝴蝶结缀满的花裙上,细碎的黑钻坠连勾勒出交叠的苍白小腿。

  “她真美,对吗?”帝王低沉的嗓音幽幽地回荡在这血腥的教堂中,空气安静得可怕,就连窗外呼啸的狂风都忌惮这人几分,显得无力而空旷了。

  大天狗沉默地看向男人,似乎在揣摩男人的意图。

  “你原先的主人巴德蒙得知事情的变故后带着他的妻女偷渡走水路,不幸遇到他原先的仇人,连同他的家人被碎尸喂鲨鱼了。”他的语调太过于寡淡,黑手党的历史中不缺乏他这样雷厉风行的领导者,却没有一个人能做到像他残忍又不失优雅,“我希望你能留下来照顾她,她需要像你一条这样狠厉而忠诚的狗。”

  “凭什么你觉得我会留下来?”大天狗微微扬起形状优美的下颚,似嗤笑,似不屑。

  空气似乎一下被紧紧压缩了起来,周围穿着整齐黑色西装的高大男人们不复垂首,面无表情地看向这不识好歹的孤狼,却还是没有人发出一点声响。

  黑晴明不以为然地划下手,身后的执事微微颔首后离开了。冷冽的风在窗外呼呼作响,教堂中的气氛却僵持不定。

  “唔……”似是被这刀枪剑雨般的气氛惊扰,那埋在黑色蕾丝中的“人偶”发出低吟,黑晴明收回自己审视般的视线,温柔垂眸愉悦地看向在美梦中苏醒的、向自己伸出手的公主。

  他伸手接住这双被黑色蕾丝包裹的手,嘴角勾起,轻轻着吻。

  而后他看向大天狗,嘴角温柔的余韵还没完全褪去,带着势在必得的不屑:“巴德蒙的一切都是我策划的,更何况,我才能让你亲自手刃你的父亲。而巴德蒙只是一个弃子,他一直在阻碍你挽留你不是吗?”

  “……”大天狗不作回应,沉默着走向了兄妹俩。他单膝跪下,执起被蕾丝完美包裹的另一只苍白的手,作绅士吻。

  黑晴明低沉地笑了起来。他非常满意大天狗的识趣。

  大天狗抬起头注视他新的主人,却发现这个“人偶”有双温柔的蓝眸,她低语,低柔的嗓音像在拨动所有人的心湖。

  “真是漂亮的玩具呢,哥哥。”大天狗冰冷的神情并没有吓到她,她直起腰,从柔软的织物中抬起腰身,松开手套上系着的丝带,苍白的手亦如大天狗想象中的那样冰冷,拨开他耳边细碎的发丝,凉凉地贴在他的耳后,大拇指扶娑着这俊俏的脸庞,姣好的面容掩不住欣喜。

  大天狗轻抿嘴唇,余光里黑晴明止住了笑意,面无表情地盯着晴明抚摸大天狗脸颊的手。

  大天狗心里嗤笑着,却是顺服地将头枕在了晴明的膝盖上,晴明越发对这温顺漂亮又带着危险气息的“新玩具”感到满意。


  大天狗清冷的面容掩埋在逆光中,不屑又冷漠。


评论(9)
热度(60)
© god listen | Powered by LOFTER